ZT:昂山素季:佛陀树下最清凉

ZT:昂山素季:佛陀树下最清凉

  树荫下确实清凉,父母的树荫下更加清凉;师父的树荫下也是清凉的,可是世界上最清凉的地方是在佛主教导的树荫下。
  佛主说过良善的友情是生命最大的礼物之一。在我们为民-主缅甸的斗争中我们需要更多良善的朋友:那些崇尚自-由并希望帮助我们获得我们自己的自-由的人们。
  没有人超越因果律,无论他们多么无法无天。他们可以超越人间法律,但无法超越因果律。因为因果律其实非常科学。因果之间总是有某种联系。就像星光,我们看到的星光实际上是许多光年前产生的,但它存在。在科学上也是如此,因果之间似乎有很长的距离,但他们之间总有联系。
  我提醒人们因果律实际上正在起作用。他不是被动的。一些人认为因果律是命定的或者是命运,他们不能对它起一点作用,它只是由于他们过去的行为而引起的必然结果。这就是缅甸人通常所理解的因果律。但是,实际上因果法不止如此。它是行为,它是行动。因此,你无时无刻不是正在创造着你自己的因果律。佛教是一种非常动态的哲学,可是一些人忘了我们宗教中的这一内容。
  我是佛教徒,我相信因果律,因此"命运"对我不是那么重要。因果意味着行动。你创造你自己的因果律。如果说我相信命运,它就是我为自己创造的。这就是佛教徒的方式。
  在佛教中,我们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所以我想由于这个原因,许多佛教徒认为由于政府残忍和不公正,我们就无需做任何事情,他们会自食其果。我不能同意这种想法。我不认为我们只要坐等,希望因果报应发生。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责任为这个世界尽心竭力。佛教承认这个事实。并且我不认为我在精神上已经达到了可以忘却人间凡事的程度。因此,尽心竭力是我的责任。
  要克服自己的恐惧你首先要对他人表现出仁慈。一旦你开始以仁慈,善意和理解来对待他人,你的恐惧就消散了。
  仁慈和智慧必须相互平衡。这种平衡是和谐的基础,也是人们为了共同的利益而作出正确决定的基础。有许多佛教故事说明了平衡仁慈和智慧的重要性。
  有时候不是由于发慈悲而使人们发生转变。有时候人们发生转变,是因为他们发现即使是为他们自身利益已经别无选择。例如南非的前政府,拉丁美洲的军人独* 裁政权,以及东欧的集权政权,我认为他们接受转变是由于他们意识到转变无法避免,因此顺应潮流是他们最佳选择。但是我在此所谈的转变是通过学习仁慈,公正和爱而发自内心的真正转变。
  恐惧源于无安全感,而无安全感源于缺乏仁爱。如果人间缺少仁爱,可能是因为你自己缺乏仁爱,或者你周围的人缺少仁爱,所以你感到不安全。而不安全导致恐惧。
  我要表明的是,慈悲是我们大家在这个世界上都需要拥有的东西。我们大家今天为之奋斗的是一个没有恐怖与害怕的世界。为此目的,我们必须努力克服我们自己内心的恐惧。让我们共同奋斗。
  今天对地球最大的威胁不是来自那些最贫穷的国家经济上的贫穷落后,而是由于在这些地区那些可以调和不同的的宗教,种族和政治争端的原则和实践方法以及人类的伟大愿望被漠视,压制或歪曲。
  东方和西方都有人认为一个社会的价值是由其物质财富和令人印象深刻的增长数据来衡量的,他们完全无视隐藏在这些东西背后的不公正和痛苦。同样也有人们相信发展必须按人类的幸福,人类社会的和平以及与环境的和谐来衡量。由此我们又回到了仁爱和仁慈的问题上。
  我们的精神基础就是仁爱。仁爱不可只对那些支持你的人。它也应用于那些反对你的人。仁爱意味着同情他人,己所不为勿施于人。
  仁爱对我而言是来源于我个人的体念。在我们的斗争中,我们拥有什么?我们只有出于同情而支持我们的人民,一种团结的感情。那就是仁爱,关心他人的情感。这就是我们整个运动的基础。我们没有武器,没有钱,没有权利。在这个国家法律是用来粉碎我们的。我们依靠谁?我们如何能团结?我们保持团结是因为我们相信我们我们所从事的事业是正义的。我们必须互相帮助继续前进。除非我们有一些仁爱的根基,否则我们无法做到。
  人间天堂是一个落伍的观念,已经很少有人相信了。但是,我们一定能够通过在我们心中构建天堂般爱与仁慈的心灵家园,追求将我们的星球建设为我们所有人更加美好,幸福的家园。以这种内心的发展为起点,我们可以以勇气和智慧继续发展外部世界。
  统治者要给人民提供和平与安全的保护,他就必须遵从佛主的教诲。这些教诲的中心是真,善与仁爱。缅甸人民在为民主而斗争中所追求的就是一个具有这样品质的政府。
  权力伴随着责任,我认为一个人如果了解这点就不会成为权力狂。我们明白随民-主而来的责任有多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是权力狂的原因。我们只是一个为缅甸人民和国家竭尽全力的组织。我们是一个没有怨恨注重仁爱的组织。
  我们在缅甸的民- 主运 动中认识到,民 -主与人 -权相互依存,不可分离。在为民- 主和人 -权的斗争中,我们正努力建立将来可以让我们的人民获得远离生存需要和恐惧的自由的政治和社会机制及价值体系。我希望我们的国家成为所有来到他的名下寻求保护的人们的真正的避难所。
  我想我曾经说过,我还没有达到可以对所有人仁爱的程度。我不认为自己可以全身心的对军政府仁爱。但是,实际上我对他们也不感到敌对。我会非常高兴同他们友好相处。我可以肯定的说,我从来没有用极端仇视的言辞谈论过他们,无论是在公共场所还是私下。我对他们说过的最强烈的反对他们话是,或者说他们是非常愚蠢,或者认为他们的行为象傻瓜。
  也许他们正在从我们的言论中学习;也许他们感到了人民中间的仁爱;有可能人民中间产生的仁爱也在影响他们。仁爱就是这样起作用。也许仁爱这种给他们打开对待人民的新方式,即把人民看作尊重和服务的对象,而不是压迫盘剥的对象。也许是人民的勇气打动了他们。人民不仅希望抛弃他们,并准备等待着原谅他们。总之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昂山素季(也译为昂山素姬),1945年6月19日星期二出生于缅甸首都仰光。她是民族领袖昂山将军与多兴姬大使的女儿。
   1960年母亲多兴姬被指定为缅甸驻印度的大使。昂山素姬陪伴母亲工作到德里。
   1964-1967年获牛津大学哲学、政治及经济学学士学位。(1990年获同类荣誉学位)
   1969-1971年在纽约联合国秘书处顾问委员会从事行政与预算问题的助理秘书。
   1972年任不丹外交部调查官;下嫁英国学者迈克 阿吕斯博士(Dr. Michael Aris)
   1973-1977年儿子亚力山大(ALEXANDER)于伦敦(1973)出生克姆(KIM)于牛津出生(1977)
   1985-1986年于东京大学东南亚洲研究中心为访问学者.
   1987年于印度西姆拉(Simla)印度高级学院研究中心为访问学者.
   1988年3月正当仰光爆发学生示威运动之际返回缅甸探望生病的母亲。
   1988年7月23日缅甸社会主义程序党(BSPP)主席(Gen. Ne Win)结束了26年的执政,触发正面的—民主运动。
   1988年8月8日著名的8-8-88群众起义在仰光爆发及起义遍布全国,数百万人民抗议反对BSPP党政府。政府军队镇压屠杀数千人。
   1988年8月15日被提议组成缅甸民主起义期间人民顾问委员会。
   1988年8月26日于仰光瑞达艮宝塔(Shwedagon Pagoda)前召集近百万群众高呼要求民主政府。
   1988年9月18日军事权力复位,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成立。
   1988年9月24日国家民主联盟(NLD)成立,昂山素姬为总书记。
   1988年12月27日昂山素姬母亲去世。出殡队伍中吸引大量民众支持者和平游行反对执政党的统治。
   1988年7月至1989年10月作为国家民主联盟(NLD)的领袖,在仰光、曼德拉、毛淡棉等城市广泛地活动,超过一百多次的公开演讲。
   1989年4月5日于依洛瓦底江三角洲(Irrawaddy Delta)昂山素姬独自面对军队的枪眼表示反抗,一个军队的少校出来干涉撤消命令预防她的暗杀。
   1989年6月21日昂山素姬出席悼念于1988年起义中被杀害死去的异见分子。军队拘留了数名学生。
   1989年7月19日为避免与额外数千名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SLORC)军兵的冲突,国家民主联盟(NLD)的领导层撤离群众计划拟定烈士周年纪念日的仪式。
   1989年7月20日从1988年9月18日从人民手上夺取政权的军政府,根据戒严令将昂山素姬软禁在仰光,此令允许在没有指控与审判情况下拘留三年之久;她继续为了保护学生绝食后被转移到军队情报审讯中心;国际特赦确定为政治犯。
   1990年5月27日虽然昂山素姬持续被拘留,国家民主联盟(NLD)还是在全国大选中赢得了百分之八十二的票数。但军政府拒绝承认该选举的结果。
   1990年10月12日荣获1990年RAFTO 人权奖。
   1990年12月19日在联合国秘书长德奎利亚(de Cuellar)的强烈呼吁下, 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SLORC)发出声明“按她的心愿与丈夫儿子一起,她将被允许在人道主义立场上离开缅甸。”
   1991年7月10日荣获1990年萨哈罗夫奖(Sakharov)(欧洲议会颁发的人权奖)。
   1991年8月10日据于昂山素姬的案情,军政府根据戒严令在没有指控与审判的情况下拘留一个人三年,现重新修订该法延长为五年。
   1991年10月14日荣获1991年诺贝尔和平奖。
   1991年12月10日“昂山素姬恐惧的自由”(AUNG SAN SUU KYI’S FREEDOM FROM FEAR )及其他作品在伦敦出版。
   1992年据诺贝尔委员会透露昂山素姬将她的诺贝尔和平奖一百三十万奖金作为缅甸人民的健康与教育基金。
   1993年七位诺贝尔奖得主从泰国进入缅甸遭拒。他们呼吁释放昂山素姬,并参观了难民营以及提议支持缅甸的民主与种族异意分子。他们也向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呼吁。
   1994年1月21日军政府又以其他的借口继续拘留昂山素姬。他们声称该法令可以延长到六年。总体上说一个人可以被拘留五年时间,另外的刑期是由三个委员会决定的:外交、内务部和国防部。
   1994年2月14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的驻地代表杰汉 拉鑫姆(Jehan Raheem), 美国国会议员比尔 里查德森(Bill Richardson)及纽约时报记者(NEW YOURK TIMES )
   非利普 深南(Philip Shenon)第一次探望昂山素姬,她与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SLORC)对话。
   1994年9月20日昂山素姬在被软禁期间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SLORC)的艮.丹瑞(Gen. Than Shwe )与艮.鑫尼云特( Gen. Khin Nyunt)两位官员第一次会见她。
   1994年10月28日同上两位官员第二次接见昂山素姬地点转移到国宾馆(State Guest House)。
   1995年7月10日释放
   1995年7月11日她告诉记者她将继续为缅甸的民主政治改革献身并与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SLORC)对话。
   1996年3月昂山素姬被迫取消到曼德拉参加支持者的审讯,她告诉记者SLORC防止她与其他人见面。
   1996年3月25日国家民主联盟(NLD)主席昂瑞(AUNG SHWE)呼吁SLORC召集1990年选举出来的国议会。
   1998年7月23日在警察封锁之后昂山素姬两次想离开仰光去见国家民主联盟(NLD)的成员。军队查封她的车强制地把她的车驾回家里。
   1998年8月12日昂山素姬离开家前往勃生(Bassein)仰光以西距离160公里的地方去见她的政党成员,但她还是遇到同样的阻拦,在距离仰光27 公里的安亚苏(Anyarsu)的小村子里停了下来,他们拒绝让她买新鲜的食物也防止政党成员及医生给她水和食物。
   1999年3月27日昂山素姬与丈夫迈克尔 阿吕斯博士(Dr Michael Aris)自1995年以来就没见过面,他得了前列腺癌症即将死去,军政府声称如果她要见她的丈夫意味着她将不能回国,他们也不批准她的丈夫签证申请,在 1999年3月27日他病逝伦敦,昂山素姬再也见不到她的丈夫了。
   1999年6月21日昂山素姬54岁生日典礼上发表声明迫切要求缅甸妇女要争取和平和为国家的进步而努力。
   2000年3月12日周六晚上昂山素姬荣获“城市的自由”(the Freedom of the City)奖,被公认为东南亚的激进主义者。昂山素姬没有出席颁奖典礼,由她的儿子克姆(KIM)去爱尔兰都柏林领奖。
   2000年9月3日军政府搜捕昂山素姬的总部,扣押文件及几个成员。
   2000年9月23日昂山素姬和其他几个政党领袖被暂时软禁在家里。
   2001年1月24日二十名民主激进分子获释。昂山素姬仍然被软禁在她的居所,欧盟代表团将在01/28/2001至01/30/2001访问缅甸。
   2001年1月9日昂山素姬会见国家法律与重建委员会(SLORC)最高级官员。
   2001年1月30日欧盟代表在仰光(居所)花了两个小时会见缅甸民主领袖昂山素姬。
   2001年2月27日美国官员会见缅甸异见领袖昂山素姬,军政府首次在布什总统上任之后接见美国外交官员。
   2001年4月5日联合国人权专员会见昂山素姬。
   2001年5月27日昂山素姬和其他民主运动领袖缺席参加第11周年选举胜利庆典。
   2001年7月2日军政府释放昂山素姬的堂兄弟。
   2001年8月26日军政府昨晚释放两名国家民主联盟(NLD)的杰出领袖。
   2001年9月9日挪威邮政局发行一套七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邮票,其中一个是昂山素姬(1991年得主)。
   2002年1月30日昂山素姬首次秘密会见缅甸高层领导。
   2002年2月18日联合国人权调查员波罗(Paulo Sergio Pinheiro)在仰光总监狱会见政治犯之后会见昂山素姬,他称在4月4日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演讲中他会报告此事。
   2002年5月1日昂山素姬与政府领导私底下见面,仰光外交官称她将获得自由(软禁),国家民主联盟高层(NLD)随后召开会议。
   2002年5月6日昂山素姬获得自由,结束了19个月的软禁。军政府声称即将结束国家的政治僵局。
   2002年12月25日昂山素姬在去缅甸西北部的时候,军队在马路上放置了石头等障碍物阻止她的车,还警告人民不要加入她的队伍。
   2003年5月30日发生暴力冲突事件,在野民主领袖昂山素姬在暴力冲突后遭到拘禁。
   2003年6月5日昂山素姬有可能在遭到拘捕时头部和肩部受伤。
   2003年6月7日联合国特使6日向缅甸官员施压,要求释放遭软禁的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姬。美国方面称该次伏击可能是由缅国军政府教划的。
   2003年6月9日澳大利亚伊斯梅尔特使9日上午会晤了缅甸军事执政团最主要的两名将军,要求准许他会见昂山素姬并敦促当局释放这位民主派领袖
   2003年6月11日美国总统布什呼吁“立即释放昂山素季”和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成员。

Advertisements

About Mark Yan-Yangenesis

Marketer Mark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