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0

zt 你不可能把人和自由分开

  你不可能把人和自由分开 11月13日18:50分左右,缅甸政治人士昂山素季被释放,大批支持者涌入到其住所周围。昂山素季走出被软禁的住所,与在门口等待的媒体和支持者挥手并进行了简短的讲话。14日,昂山素季将前往民盟党部进行讲演。   【昂山素季专题】完美囚徒:昂山素季  昂山素季:树荫下确实清凉   昂山素姬语录  克莱斯勒汽车最新广告致敬昂山素季:为自由而努力 你可以修筑高墙把人和人分割开,但你不可能把人和自由分开,因为自由总会找到一条路,到达和平! U2献给昂山素季的歌: Walk On   无法弹奏的钢琴   是进步。 昻山素季是锁不住的,那些向她宣布软禁结束的人们尤其是他们背后的力量,只是丑陋的鼠辈。但是在她被软禁期间,一个民族的进步被推迟了,这个民族的道德声音,被扼住了喉咙。(via:@崔衛平) 她即便被软禁,也是缅甸的希望,因为她的存在,外界才更多地去关注这个国家和她受苦的人民,否则,像缅甸这样的国度,会永远像地球的一小块阴影,它没有光,谁也看不见.(via:巫昂) 有一种鸟儿是永远也关不住的,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芒 11月13日,支持者在门外守候。 另外,昂山素季今日将前往民盟党部进行演讲,相关的记者发布会也被安排到今日。 自由的昂山素姬终于可以上twitter了: @Plaid_SuuKyi : I’m am free!!!   一场典范的革命,应当是一场精神的革命,它源自这样一种信念:必须改变塑造国家发展进程的精神态度和价值观。一场仅是旨在改变官方政策和制度以及促进物质条件改善的革命,很难取得真正意义上的成功。(via:昂山素季)   最后这句话,很深刻。想起了胡适。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无需沧海桑田,也只百年之久而已

  我一直以为,大学,应该是个很神圣的地方。可惜,当今的大学,似乎除了出笑话的娱乐价值,也几乎没什么其他价值了。 姑且不说做到,现在的教授,又有谁能讲出当年北大学者们那些字字珠玑的话? 想想,那些人,不过是百年之前的人物…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我们有一份黑夜要忍受

我们有一份黑夜要忍受 狄金森     我们有一份黑夜要忍受 我们有一份黎明 我们有一份欢乐的空白要填充 我们有一份憎恨 这里一颗星 那里一颗星, 有些,迷了方向! 这里一团雾 那里一团雾, 然后,阳光!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ZT:昂山素季:佛陀树下最清凉

ZT:昂山素季:佛陀树下最清凉  树荫下确实清凉,父母的树荫下更加清凉;师父的树荫下也是清凉的,可是世界上最清凉的地方是在佛主教导的树荫下。  佛主说过良善的友情是生命最大的礼物之一。在我们为民-主缅甸的斗争中我们需要更多良善的朋友:那些崇尚自-由并希望帮助我们获得我们自己的自-由的人们。  没有人超越因果律,无论他们多么无法无天。他们可以超越人间法律,但无法超越因果律。因为因果律其实非常科学。因果之间总是有某种联系。就像星光,我们看到的星光实际上是许多光年前产生的,但它存在。在科学上也是如此,因果之间似乎有很长的距离,但他们之间总有联系。  我提醒人们因果律实际上正在起作用。他不是被动的。一些人认为因果律是命定的或者是命运,他们不能对它起一点作用,它只是由于他们过去的行为而引起的必然结果。这就是缅甸人通常所理解的因果律。但是,实际上因果法不止如此。它是行为,它是行动。因此,你无时无刻不是正在创造着你自己的因果律。佛教是一种非常动态的哲学,可是一些人忘了我们宗教中的这一内容。  我是佛教徒,我相信因果律,因此"命运"对我不是那么重要。因果意味着行动。你创造你自己的因果律。如果说我相信命运,它就是我为自己创造的。这就是佛教徒的方式。  在佛教中,我们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所以我想由于这个原因,许多佛教徒认为由于政府残忍和不公正,我们就无需做任何事情,他们会自食其果。我不能同意这种想法。我不认为我们只要坐等,希望因果报应发生。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有责任为这个世界尽心竭力。佛教承认这个事实。并且我不认为我在精神上已经达到了可以忘却人间凡事的程度。因此,尽心竭力是我的责任。  要克服自己的恐惧你首先要对他人表现出仁慈。一旦你开始以仁慈,善意和理解来对待他人,你的恐惧就消散了。  仁慈和智慧必须相互平衡。这种平衡是和谐的基础,也是人们为了共同的利益而作出正确决定的基础。有许多佛教故事说明了平衡仁慈和智慧的重要性。  有时候不是由于发慈悲而使人们发生转变。有时候人们发生转变,是因为他们发现即使是为他们自身利益已经别无选择。例如南非的前政府,拉丁美洲的军人独* 裁政权,以及东欧的集权政权,我认为他们接受转变是由于他们意识到转变无法避免,因此顺应潮流是他们最佳选择。但是我在此所谈的转变是通过学习仁慈,公正和爱而发自内心的真正转变。  恐惧源于无安全感,而无安全感源于缺乏仁爱。如果人间缺少仁爱,可能是因为你自己缺乏仁爱,或者你周围的人缺少仁爱,所以你感到不安全。而不安全导致恐惧。  我要表明的是,慈悲是我们大家在这个世界上都需要拥有的东西。我们大家今天为之奋斗的是一个没有恐怖与害怕的世界。为此目的,我们必须努力克服我们自己内心的恐惧。让我们共同奋斗。  今天对地球最大的威胁不是来自那些最贫穷的国家经济上的贫穷落后,而是由于在这些地区那些可以调和不同的的宗教,种族和政治争端的原则和实践方法以及人类的伟大愿望被漠视,压制或歪曲。  东方和西方都有人认为一个社会的价值是由其物质财富和令人印象深刻的增长数据来衡量的,他们完全无视隐藏在这些东西背后的不公正和痛苦。同样也有人们相信发展必须按人类的幸福,人类社会的和平以及与环境的和谐来衡量。由此我们又回到了仁爱和仁慈的问题上。  我们的精神基础就是仁爱。仁爱不可只对那些支持你的人。它也应用于那些反对你的人。仁爱意味着同情他人,己所不为勿施于人。  仁爱对我而言是来源于我个人的体念。在我们的斗争中,我们拥有什么?我们只有出于同情而支持我们的人民,一种团结的感情。那就是仁爱,关心他人的情感。这就是我们整个运动的基础。我们没有武器,没有钱,没有权利。在这个国家法律是用来粉碎我们的。我们依靠谁?我们如何能团结?我们保持团结是因为我们相信我们我们所从事的事业是正义的。我们必须互相帮助继续前进。除非我们有一些仁爱的根基,否则我们无法做到。  人间天堂是一个落伍的观念,已经很少有人相信了。但是,我们一定能够通过在我们心中构建天堂般爱与仁慈的心灵家园,追求将我们的星球建设为我们所有人更加美好,幸福的家园。以这种内心的发展为起点,我们可以以勇气和智慧继续发展外部世界。  统治者要给人民提供和平与安全的保护,他就必须遵从佛主的教诲。这些教诲的中心是真,善与仁爱。缅甸人民在为民主而斗争中所追求的就是一个具有这样品质的政府。  权力伴随着责任,我认为一个人如果了解这点就不会成为权力狂。我们明白随民-主而来的责任有多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是权力狂的原因。我们只是一个为缅甸人民和国家竭尽全力的组织。我们是一个没有怨恨注重仁爱的组织。  我们在缅甸的民- 主运 动中认识到,民 -主与人 -权相互依存,不可分离。在为民- 主和人 -权的斗争中,我们正努力建立将来可以让我们的人民获得远离生存需要和恐惧的自由的政治和社会机制及价值体系。我希望我们的国家成为所有来到他的名下寻求保护的人们的真正的避难所。  我想我曾经说过,我还没有达到可以对所有人仁爱的程度。我不认为自己可以全身心的对军政府仁爱。但是,实际上我对他们也不感到敌对。我会非常高兴同他们友好相处。我可以肯定的说,我从来没有用极端仇视的言辞谈论过他们,无论是在公共场所还是私下。我对他们说过的最强烈的反对他们话是,或者说他们是非常愚蠢,或者认为他们的行为象傻瓜。  也许他们正在从我们的言论中学习;也许他们感到了人民中间的仁爱;有可能人民中间产生的仁爱也在影响他们。仁爱就是这样起作用。也许仁爱这种给他们打开对待人民的新方式,即把人民看作尊重和服务的对象,而不是压迫盘剥的对象。也许是人民的勇气打动了他们。人民不仅希望抛弃他们,并准备等待着原谅他们。总之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昂山素季(也译为昂山素姬),1945年6月19日星期二出生于缅甸首都仰光。她是民族领袖昂山将军与多兴姬大使的女儿。   1960年母亲多兴姬被指定为缅甸驻印度的大使。昂山素姬陪伴母亲工作到德里。   1964-1967年获牛津大学哲学、政治及经济学学士学位。(1990年获同类荣誉学位)   1969-1971年在纽约联合国秘书处顾问委员会从事行政与预算问题的助理秘书。   1972年任不丹外交部调查官;下嫁英国学者迈克 阿吕斯博士(Dr. Michael Aris)   1973-1977年儿子亚力山大(ALEXANDER)于伦敦(1973)出生克姆(KIM)于牛津出生(1977)   1985-1986年于东京大学东南亚洲研究中心为访问学者.   1987年于印度西姆拉(Simla)印度高级学院研究中心为访问学者.   1988年3月正当仰光爆发学生示威运动之际返回缅甸探望生病的母亲。   1988年7月23日缅甸社会主义程序党(BSPP)主席(Gen. Ne Win)结束了26年的执政,触发正面的—民主运动。   1988年8月8日著名的8-8-88群众起义在仰光爆发及起义遍布全国,数百万人民抗议反对BSPP党政府。政府军队镇压屠杀数千人。   1988年8月15日被提议组成缅甸民主起义期间人民顾问委员会。   1988年8月26日于仰光瑞达艮宝塔(Shwedagon Pagoda)前召集近百万群众高呼要求民主政府。   1988年9月18日军事权力复位,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成立。   1988年9月24日国家民主联盟(NLD)成立,昂山素姬为总书记。   1988年12月27日昂山素姬母亲去世。出殡队伍中吸引大量民众支持者和平游行反对执政党的统治。   1988年7月至1989年10月作为国家民主联盟(NLD)的领袖,在仰光、曼德拉、毛淡棉等城市广泛地活动,超过一百多次的公开演讲。   1989年4月5日于依洛瓦底江三角洲(Irrawaddy Delta)昂山素姬独自面对军队的枪眼表示反抗,一个军队的少校出来干涉撤消命令预防她的暗杀。   1989年6月21日昂山素姬出席悼念于1988年起义中被杀害死去的异见分子。军队拘留了数名学生。   1989年7月19日为避免与额外数千名国家法律与秩序重建委员会(SLORC)军兵的冲突,国家民主联盟(NLD)的领导层撤离群众计划拟定烈士周年纪念日的仪式。   1989年7月20日从1988年9月18日从人民手上夺取政权的军政府,根据戒严令将昂山素姬软禁在仰光,此令允许在没有指控与审判情况下拘留三年之久;她继续为了保护学生绝食后被转移到军队情报审讯中心;国际特赦确定为政治犯。   1990年5月27日虽然昂山素姬持续被拘留,国家民主联盟(NLD)还是在全国大选中赢得了百分之八十二的票数。但军政府拒绝承认该选举的结果。   1990年10月12日荣获1990年RAFTO 人权奖。   1990年12月19日在联合国秘书长德奎利亚(d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