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0

[ZT][人物]稻盛和夫:经营为何需要哲学

[人物]稻盛和夫:经营为何需要哲学 xilei 发布于 2010-6-13 15:20:00 我是刚才承蒙介绍的,我叫稻盛。有这么多朋友来参加稻盛和夫北京经营哲学报告会,请允许我表示诚挚的谢意。有日本盛和塾的塾生参加,还有稻盛和夫北京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组织的稻盛和夫经营研究中心的全体成员参加本次研讨会。大部分人是第一次听我讲话,所以我想就企业经营中最基本的问题,也就是经营哲学的必要性谈谈我的看法。题目就叫做经营为什么需要哲学。 在座的日本塾生中,有许多人参加过盛和塾夏威夷的开塾仪式,听过我类似的讲话,但这个话题在企业经营中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在此倾听也有助于加深理解。 我在27岁的时候,在几位朋友的援助下,创立了京瓷公司。京瓷创业时的产品是电视机显象管所使用的绝缘零部件,这是用我在此前工作过的松峰工业一家制造电子绝缘产品的企业所开发的陶瓷材料制造的产品。当时我很年轻,刚从大学毕业不久,在松峰工业我负责从产品的研发、生产制造到销售的一系列工作。就是说,不仅仅是研究新材料,而且从使用这种材料开发产品到制订生产工艺,设计生产设备,从日常的生产过程,到与客户打交道的营业活动,有关这个产品几乎全部的工作都由我来承担。 但是就公司经营而言,我没有任何经验和知识。因此,在京瓷公司成立之初,三百万日元资本金的筹措,为购置设备等,从银行借贷一千万日元等等工作,这是创建公司的准备工作,应该如何进行?我一无所知。同时从创业后的第一个月开始,虽然只有28名员工,但为了向他们支付工资、奖金,资金的周转应该如何运作,我也摸不着头脑。同时产品唯一的客户是松下电子工业,我忙于去交货,忙于收取货款,努力工作。但作为经营者,到底应该怎样经营企业,从一开始我就对此烦恼不已。应该如何经营企业?从想法到方法,我每天都在认真加以思考。在这个过程当中,孕育出我的经营哲学的雏形。 其实时时从根本上思考事物应有的状态,这种思考的习惯从松峰工业时期已经具备了,松峰工业连续亏损,到发工资的时候,工资付不出,常常拖延一个星期,甚至两个星期。奖金更不用谈了。企业与工会总是纷争不断,公司内红旗招展,一年到头罢工不停。 我想离开这个公司,但却不能如意,公司分配给我的工作是开发新型陶瓷材料,我不得不投入这项研究。公司待遇低,缺乏像样的研究设备,条件恶劣。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做出出色的研究成果,该抱有一种什么样的心态投入工作呢?这个问题我每天都在思考,烦恼不已。从这时起,为了做好工作,必须具备这样的思维方式,必须抱有这样的心态。每当我有所感悟时,我就把自己的想法记在研究实验用的笔记本上。当我开始经营京瓷公司的时候,我常常把记录了我工作要诀的笔记本拿出来,在添加上经营中新的体悟,将这些工作和经营中的要点重新加以整理。这就形成了所谓的哲学。 我自己投身于工作,埋头于经营,在实践中反复思考究竟该怎么做,工作和经营才能顺利开展。在这一过程当中,终于领悟了有关工作和经营的理念、思维方式以及具体的方法模式,归纳起来就是哲学。这种哲学我不仅亲身实践,而且认真给员工讲解。但是将这种经营的哲学灌输给员工,让整个团队共同拥有的时候,往往会遭遇到抵制。有的人说,拥有什么思维方式,哲学,难道这不是个人的自由吗?但是企业这样一个集团,为了员工的幸福,需要确立一个远大的目标,需要不断发展成长,这就要求有正确的哲学,正确的思维方式,作为共同的标准。在此基础上,来统一全体员工的方向,特别是领导众多员工的公司干部,必须充分理解公司的思维方式,从内心与公司的哲学产生共鸣。 你的哲学同我不一致,我无法接受,如果有这样的干部,公司的力量就无法凝聚起来。当然不光是干部,一般员工也要与公司一条心,一起朝着相同的方向努力奋斗。为此他们必须加深理解公司的哲学、思维方式,大家共同拥有这种哲学。但是虽然这样强调,但是一直有人会有抵触情绪。尽管如此,首先大家必须理解一个道理,企业是一个集体,为了实现高的目标、远大的目标,大家在工作中,必须配合协调。不管个人的好恶,全体人员都需要拥有共同的思维方式,需要理解,并赞同这样的思维方式。这是做好工作,实现企业目标的前提。 将企业哲学强加于人,我很讨厌。对于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应该明确的告诉他,你抱有这样的观点,在这个公司我们就无法共事,你既然讨厌我们用这种哲学经营企业,那么你就辞职吧,去找一家适合你想法的公司。不理解、不赞同公司的哲学,表面上又装出理解赞同的样子,彼此都不愉快。既然如此,你就应该去与你的思想哲学一致的企业,我认为这一点必须明确。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 那么,经营为什么需要哲学呢?我认为有以下三个理由,可以说明在企业经营时,经营哲学是不可或缺的。 第一个理由,所谓哲学首先应该是经营公司的规范、规则,或者说是必须遵守的事项。经营公司无论如何都必须有全体员工共同遵守的规范、规则或事项。这些作为哲学必须在企业里明确确立起来。但事实上,公司的这种规范规则或者说必须遵守的事项并不明确的企业比比皆是。就是这个原因,无论古今东西,各式各样的企业丑闻不断发生。历史上一些有名的大企业甚至因为这类丑闻而遭到无情的淘汰。 我们回顾一下过去。在日本因食品造假的公司等都消失了。在美国大型企业安南公司、美国第二大通信公司都因财务作假而崩溃。在中国大型的乳制品企业三鹿集团,因为对三聚氰氨事件负有责任,导致资不抵债而破产,这些事在日本也有所报道。这些例子都说明了企业忽视了必须遵守的规范规则。企业舞弊丑闻之所以发生,都是因为企业没有明确自己的职责,或者说这种哲学没有在企业内部得以渗透。 在多数企业里,首先没有经营者向员工们提出作为人何为正确这个问题。而我思考的所谓哲学,却正是针对这个问题的解答。同时这也是孩童时代父母、老师所教导的做人的最朴实原则,要正直,不能骗人、撒谎等等。这么起码的东西,还需要在企业里讲吗?或许有人感到惊奇,但是正因为不遵守上述理所当然的做人的原则,才产生了各种各样的企业丑闻。例如为了获利,这种程度的违规没有关系吧?将公司内部的规范规则稍微扭曲一下、变通一下,就会行通了。于是稍进一步的违规也没有问题吧,把规范规则又抛到一边,这样的企业或者产品肯定会发生问题。如果将问题公开,企业可能蒙受巨大的损失,于是采取不如实公布、沉默已对的态度。而由于内部的告发,问题暴露时,企业又出面掩饰,做假报告等等,结果舆论谴责企业说谎骗人掩盖真相,事态愈加复杂,最后导致企业崩溃。 这就是出生于一流大学,跻身于一流企业领导人岗位的经营干部所做出的事情。与这些企业经营者们讲,要正直、不能骗人、不能撒谎,似乎太幼稚太愚蠢了,他们会一笑了之。然而这么简单幼稚的道理,他们却不能实行,这就是导致企业崩溃的根本原因。这么单纯的哲学企业的干部们却没有将它变成日常生活中的规范规则和必须遵守的事项。换句话说,没有将一句哲学的规范规则和必须遵守的事项当做自己日常生活的准则,当做经营判断的标准。我认为正因为缺乏这种朴实哲学的人成为了大企业的领导者,才招致了今天世界上许多大企业的丑闻频发。而且结果造成了整个社会陷入极度混乱。 所幸的是因为我缺乏经营的经验和知识,有关企业经营的规范规则和必须遵守的事项仅仅从作为人何为正确这句话衍生出来,并用它来说服员工。作为人应该做的正确事情,必须以正确的方式贯彻到底。虽然是极为简朴的判断标准,正因为遵循由此得出的结论去做,京瓷从创建以来,长达半个世纪,经营之道从未偏离正确的方向。之后京瓷进军海外,这样的判断标准更成为了全世界普遍适用的哲学。 第二个理由,所谓哲学用来表明企业的目的,企业的目标,也就是要将这个企业办成一个什么样的企业。同时这种哲学还要表明为了实现自己希望的理想的企业目的,需要有什么样的思维方式,因此这种哲学在企业经营中是必不可少的。京瓷公司刚诞生的时候,在日本古都京都西侧中京区西京原町建了一座木结构的房屋,当时员工还不到一百。面对他们,我反复强调,要把京瓷这个公司办成西京原町第一的企业,成为西京原町第一企业之后,就要成为中京区的第一。接着就是要成为京都第一。实现了京都第一之后,就是要成为日本第一。成为日本第一之后,当然就要成为全球第一的企业。这在当时宛如一个梦想,但这既是给员工的一个梦想,也是为了鼓励作为经营者的我自己。 但是说实话,在说出这种梦想的一瞬间,我自己心中也存有疑虑。当时西京原町已经有了非常有名的京都机械工具公司,当时汽车产业蓬勃兴起,这个企业从早到晚满负荷工作。要超过它,成为西京原町第一,实在太难了。说到中京区第一,马上就会想到日本第一的岛京制作所,当时它已经是制造氯化设备日本第一的公司,还出过诺贝尔奖的获奖者。要想超过岛京制作所,我自己也认为那是白日做梦。更何况是日本第一。我们仅看同行,就有日本艾子公司和日本特殊陶业公司,京瓷公司要瞄准日本第一,未免太过荒唐。 然而即便如此,我却依然向员工描述日本第一,不,世界第一。为了成为世界第一的公司,员工应该如何思考,如何行动,从思维方式到工作方法都要加以指明。也就是说,必须在企业内确立指明方向的哲学。实际从京瓷是一家中小企业开始,我就希望把京瓷作为全球陶瓷第一的企业,为了实现这样的远大目标,必须具备这种思维方式和工作方法,朝着这个方向全体员工共同奋斗。 因此在我的哲学中树立远大目标,持续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把自己逼于绝境,极其认真的生活,这类表达克己严肃的思维方式和人生态度的句子随处可见。我自己从年轻时开始,就强烈意识到必须确立远大目标,为了实现这个远大目标,必须具备在哲学中所提倡的那种严格的生活态度,并努力实践至今。曾经有如下这样一段话,日本有一家大型企业,叫华歌尔公司,总部设在京都,创业者仲本信一先生健在的时候,常召集日本企业家朋友喝酒聚会。仲本先生年龄比我大一轮,和我是同样的属相,他很爱护我。同时京都还有一家公司,是做纺织品行业的,这家公司的第二代社长也常来聚会。这位社长毕业于精英辈出的东京大学,后来在有财阀背景的住友银行工作,后来子承父业,当上第二代社长,大概比我小两三岁。他喜欢喝酒,经常喝的酩酊大醉。和他一起喝酒讨论的时候,因为我持有哲学里的那些思维方式,所以即使在喝酒的时候,也不免会谈及一些认真严肃的话题。这时候这位第二代社长就说,不,稻盛君,我才不那么想。他主张人生就应该过得轻松快乐,因为他头脑聪明,又是名门之后,从没有吃过苦,才有那样的想法吧。我们争论的时候,正好适逢经济不景气,仲本社长正在担心今后的经济形势,我说正因为经济环境严酷,在企业经营中更需要认真慎重的态度。这时这位第二代社长就说,不,我不这么认为。然后开始了争论。 这时候仲本社长突然厉声喝道“你闭嘴”,因为事情太突然了,我大吃一惊。性格开朗,喜欢和大家一起干杯的仲本先生板起面孔大声喝斥,当事人不免大吃一惊。接着仲本先生又说到:“你说什么呢,你以为你可以和稻盛君相提并论吗?你与稻盛君无法类比,你还要比什么呢?稻盛君赤手空拳创办了企业,把京瓷办成了如此优秀的企业,我也创办了华歌尔,也算发展到了现在的规模。即便是我,也要对稻盛君刮目相看,而你呢?不过是子承父业,企业经营那么差劲,你有辩论的资格吗?有什么样的哲学就会有什么样的经营,这毫无疑义。针对稻盛君的哲学,你有坚持自己哲学的资格吗?也就是说,轻松愉快享受人生,随意地经营企业,而经营业绩竟可以超过认真辛苦拼命努力的京瓷,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的意见或许还值得一提。但是你浅薄的哲学只获得了很差的业绩,而你却要与取得高业绩的经营以及经营哲学唱反调,这有什么意义呢?” 当时聚在一起的京都经营者朋友大概有十多个人,被仲本先生斥责的当事人,以及当时在场的其他经营者或许大多数人当时并不明白仲本先生这句话真正的含义。但当时我深刻感受到了仲本先生想要表达的意思。那是说,本来各个企业彼此瞄准了目标就不同,却要比较完成目标、达成目标的哲学和方法,这种比较是没有意义的。问题就像要攀登什么样的山峰,比如像远足一样爬附近的小山,当然不需要任何训练,轻装爬山就行了。但是如果要攀登险峻的高山,那么就需要严格的训练,需要有充足的装备。更何况如果想要征服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就需要具备高度的攀登技术和丰富经验的人才,需要长期露营必备的充足的食品和装备,需要做好周密的准备。也就是说,拿郊游爬小山与攀登珠穆朗玛峰相比较,这样的争论是没有意义的。 要攀登什么样的山峰,这用来比喻企业经营非常贴切。京瓷是还是中小型企业开始,就立志成为世界第一的精密陶瓷企业,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必须有这样的思维方式、这样的方法模式,这种思考归纳成为哲学,这种哲学就是适合于京瓷攀登高山时所需要的装备和准备。要攀登什么样的山峰?你想创办什么样的公司?由于目标的不同,规范公司所需要的哲学思想也不同。一旦确立了远大的目标,那么很自然的就需要与之相适应的思维方式以及方法论。正因为如此,在我的哲学里,就罗列了许多克己的严肃的条目。所以每当京瓷员工们去参加同学聚会时,从朋友那里常听到这样的感叹,“在那么严格的公司里面,你还干得不错”。这是因为京瓷瞄准的是世界第一的远大目标。 但是认真想一想,从京瓷还是一家中小零散型企业的时候,我就不断对自己说,要成为世界第一,并付出了努力,到了今天京瓷果然成长成为世界第一的陶瓷企业。这样的结果证明了我的哲学,也就是我所强调的思维方式和方法论是正确的。如果说我的哲学与我们想要攀登的世界第一的高山不相适应,京瓷就不可能发展成为今天这样的公司。从这个意义上讲,这种哲学是已经被事实证明的正确的经营哲学,所以希望中国的经营者们今后能够坚定信念,认真学习这种哲学。 第三个理由,由于哲学可以赋予企业一种优秀的品格,就像人具备人格一样,企业也有企业的品格。企业经营需要非常优秀的哲学,这是因为这种哲学可以赋予企业优秀的品格。人要具备优秀的人格,企业要具备优秀的品格,要做到这点就要明白做人应有的正确的生活态度,而哲学就像前面所提到的一样,它就是用作为人何为正确为基准进行对照,从中归纳出正确的为人之道。这种正确的为人之道在普遍的伦理观之上,所以这种哲学超越国界,在全球性经营中也能有效发挥作用。京瓷现在在全世界有很多生产的网点和销售网点,员工大部分是外国人,作为全球化企业,在全球开展我们的事业。在语言、民族、历史、文化完全不同的地区和国家开展事业,从事企业经营的时候,如何治人这个问题特别重要。自古以来,治人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欧美常见的方法,也就是用强大的权力来压制人、统治人。这种方法在东方被称之为霸权主义或者被称为霸道。另一种方法就是亚洲,特别是以中国为主所提倡的德治方法,也就是用仁义来统治的方法,这种德治的方法被称为王道。以权力来压制人,还是以仁义治人,就是以德治人,这种霸道和王道的统治方法,自古以来就争执不休。 翻开中国四千年历史,这一点看得尤为清楚。以霸道的经营者,以武力迫使人服从,但是被人取了首级,因武力而没落,然后群侯割据。霸道统治的时代持续了一段时间,但是霸权主义走到了尽头。乱世之后,人们渴望王道出现,以仁义治国的当政者登上历史舞台。以王道治国的当政者,人格圆满,但因为性格懦弱最后被夺权,导致灭亡,几经反复,中国走过了四千年。从中可以看出如何治人,对于任何一个时代的当政者来说,都是极为困难的课题。 创业后第九年,当时京瓷还是一家中小型的企业,在日本企业中也算是最早进军美国市场的。在现在的硅谷斯坦福大学附近成立事务所,在美国开展营业活动。当时正好是硅谷的黎明时期,当时事务所的周围还是一些樱桃园,当时周围种了很多樱桃,我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来开展营业的。雇佣了当地的一位日裔员工,面孔和日本完全一样,但是思维方式完全是美国人的一套,除了懂得一点日语之外,在各个方面都同我们持有不同的意见。我们不能不面对这个问题。后来我们在圣地亚哥市场聘用了一位美国厂长,也总是意见对立,格格不入。因为有了上述的经验,我认识到在海外经营企业,归根到底就是如何治人的问题。当时只要现场一发生问题,我立刻飞往美国,穿上与生产工人一样的工作服,到车间巡视。看到工作态度差的员工,就会要这样做,要那样干,直接批评知道他们。比如看到当地的女工在进行装配的时候,手忙脚乱。我会走到她身旁,你看这样装如何,教给她作业方式。这时候身穿西装的当地经理就会过来,说稻盛社长,您这样做让我们很难堪。你只要到办公室听我们汇报就可以了。你穿着工作服到工厂,和女工们一起,做和她们一样的工作,在美国这样的习惯。从日本来的社长这样做,会被人小看,怎么水准这么低。我并不介意别人怎么想,此后我还是同在日本一样,深入现场,与现场的员工们一起拼命工作。 有一次看到一位工作极为马虎的美国的年长的员工,他表现出一位厌恶工作的表情,他将陶瓷原料洒了一地,这让我逮了一个正着,我严厉斥责。干活怎么能这样?另外将贵重的原料洒了一地,怎么能这样?我对他勃然大怒。这位员工也火冒三丈,顶撞说这样的公司能干下去吗?他抛下这句话愤然离去。后来我才知道,这位员工是经历日本冲绳战役的勇士。经常使用东洋鬼子这种侮辱性的语言攻击,对日本员工经常出言不逊,像你这样日本鬼子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在冲绳战役中获胜,然后占领了日本,后来凯旋回到祖国,这么一位身经百战的勇士,却受到日本社长的严厉喝斥,是可忍孰不可忍。对他而言,这样的场面难以忍受,他表达的态度或许可以理解。即使这样,我也毅然决然指出他的不是,你的作业态度作为一名员工完全不合格,我绝不改变初衷,决不妥协示弱。 对美国员工进行了如此严厉的斥责。但是美国是一个可以自由购买枪支的国家,如果因对员工严加斥责会遭到记恨,说不定会遭到暗算。所以许多在美国工作的日本人,因惧怕风险,很快会向美国人做出妥协。在美国经营企业的日本经营者,对于美国员工总是避免用严厉的言词说话。在这样的风气当中,我却毫不含糊,始终采取坚决的态度。因为我是这样考虑的,员工工作态度恶劣,就必须严肃向他指出,让他改进,这不是霸权主义,不是以权力让当地员工屈服,以便随意驱使他们。因为我是社长,我可以随时解雇你,可以用权力进行统治,但采用这种方法只要我一转身,员工就可以阳奉阴违,事情肯定做不好。回顾历史就知道,在统治异民族时,常常会采用暴力压制,迫使他们受害,但是有力量压制时,他们表面顺从,一旦压制力量松懈时,他们会立刻谋反,这虽然可悲,却是人世间的常态。 我意识到最重要的是在海外当地法人企业工作的员工们,对我、对日本常驻人员是否信任、是否尊敬,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我注意到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既不受到信任,又不受到尊敬,这样的人在异国他乡,治人、管人,当然不可能成功。同时缺乏对企业领导人的信任和尊敬,员工们对企业也就无忠诚可言,要做到不管领导人是否在场,都能一如既往拼命工作,当然也就不可能了。 那么怎样做才能做到让对方信任和尊敬呢?那就是优秀的人格。因为人格高尚的人让对方能够做出这样的评价,就是取得对方的信任和尊敬最好的方法。要想赢得外国人的尊敬,必须具备特别优秀的人格,就是具备做人的德性。这个“德”字超越国界,普遍适用,万国共通,不能以德治人,在海外企业的运行就无法成功。要求跨国经营的21世纪,企业究竟能不能发展?海外的当地法人从领导人到基层的员工,对公司本部是否抱有信任和尊敬之念这是关键,这一点决定了成败。对公司是否抱有信任和尊敬之念,关键看这个公司是不是具有优秀的品格,优秀的品格能够超越人种、语言、历史、文化的障碍,能够打动世界不同国家人们的心。优秀的品格中充满着美好的德性,有高层次的哲学所支撑的具备优秀品格的企业,他们的员工都值得我们信任和尊敬,因此我们应该尊重他们的意见,要让海外员工由衷说出这样的话,因此能够赋予企业优秀品格,赋予员工优秀人格的高层次的哲学就非常必要。这是经营为什么需要哲学的第三个理由。 上面谈的三个理由包含在我的哲学之中。盛和塾杂志每一期都在解读这种哲学,我的讲话以塾长讲话为题刊载,盛和塾杂志已经发行了99期,今后将依次将它们翻译成中文。大家阅读盛和塾杂志就能理解刚才讲的三个要素形成了我的哲学,同时大家在各自的公司里构建企业哲学史,可以用作参考。在企业里提倡这种哲学,与员工们共同拥有这种哲学,这时候最为重要的是实践这种哲学。下面这句歌词说明了将所学付诸实践的重要性,“圣贤之道听了唱了却不做毫无价值”,这首歌是我小时候在鹿儿岛学到的。当时的鹿儿岛对小学低年级学生进行相中教育,这是一种独特的教育。在那里对萨摩巨人即精力充沛的男孩传授剑道、柔道,并教授中国古代的典籍,像阳明学之类。其中还教日新功,这是日本战国时代的萨摩武将到日新宫,为教育弟子所做的歌。 无论你读过听过多么好的道理,如果不亲身实践,就毫无疑义。哲学也是一样,无论学了多少,因为是过于简单的道理,将它变成自己的东西,认真实践的人是不多的。同时实际上学习和掌握正确的做人道理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如果问我自己是否已经完全实行了正确的为人之道,答案是并没有完全实行。圣人、君子以及开悟的人他们能够实践真理而不觉得痛苦,但我们凡人,无论学了多少好的道理,完全实行总是难上加难。这点自古以来,大家都承认,因此刚才的日新功义理博歌,一开头就唱那一句,现在还在继续强调这一条。尽管人有只说不做的习性,为什么还要反复强调必须在企业里提倡这种哲学,必须与员工共同拥有这种哲学呢?这是因为将哲学融入自己的血肉,付诸实践,虽然极为困难,但是理解作为人就应该这样去生活,力求接近这种理想的生活状态,并为此而拼命努力的人,与不做这样的思考、漫不经心生活的人,人生结果会迥然不同。也就是说,对于哲学不是能够领会或者不能领会的问题,而是随时反思反省,不断努力去领悟、去体验,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一点同宗教,不管是佛教、基督教,还是道教所倡导的戒律是一样的。神佛有种种戒律,要求僧人和信徒遵守戒律,然而即使是宗教界的权威人士,能够完全遵守神佛戒律的人恐怕也没有吧。既然是凡人,想要遵守的事项就往往遵守不了,但即使如此,还是要认真考虑努力遵守,随时随地翻阅经典和圣经,不断进行自我反省,肯这样做的人和不这样做的人其人生和工作的结果完全不同。必须天天反省,天天反省自己,拼命努力实践正确的为人之道,这样就可以一点一点磨炼自己的灵魂,提升自己的人格。我认为这一条对实践企业的哲学而言,是最为重要的。 还有一点,在企业里实践哲学,希望员工共有这种哲学的时候,倡导哲学的经营者姿态十分重要。例如在企业里举办哲学学习会,有时会遭到年轻员工们的抵制,因为经营者提倡大家去学哲学,而充满理想的年轻员工理解这种哲学后就会拿这种哲学来同提倡哲学的经营者进行对照。如果经营者行为不当,年轻员工察觉后,就会产生抵触情绪。刚才前面已经提到,表达高层次思维方式的哲学,能完全实践的人并不存在。所以给员工讲解哲学之前,应该先表达如下的意思。 我建议大家学哲学,好像我自己有什么了不起似的,其实这种哲学我自己还没有实行。我虽然是公司的领导人,但至今在哲学的各个方面都没有很好实践。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还是尚未入门的小学生,但从今以后我要与大家共同努力,终生实践这种哲学。并不是说因为自己没有很好实践,就不能在大家面前提倡哲学。作为社长,我至少要提出应该这么去做。因为我希望通过学习哲学,年轻人能成长,公司能发展。如果大家认为我违反哲学,那么希望大家超越我,拥有更出色的思维方式,来带领公司向前进,这样做不仅能使公司发展壮大,而且能使大家人生幸福。高尚哲学让员工学习理解时,要采取谦虚的态度。讲些豪言壮语,好像自己全都理解了,全都实践了,这种态度在年轻员工们看来,不过是留下了笑柄。能够全部实行哲学的人,并不多见。自己也不例外。但努力让哲学变成自己的东西,这种姿态很重要。希望企业经营者们理解这一点,与员工们共同钻研哲学,共同实践哲学。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Rule of the Garage

政府高新园区都称自己是当地的硅谷,这是对硅谷的误解。岂不知,硅谷不等于免费办公室、政府补贴和领导题字。硅谷是草根精神,是一种民风:破车库里诞生伟大公司,无知无畏的年轻人最具颠覆力,炒股炒房不如天使投资创业团队,垄断企业是创业者追杀的活靶子,政府插手监管有害自由市场竞争。(via:@查立)   门上写的是: believe you can change the world work quickly, keep the tools unlocked, work whenever know when to work alone and when to work together share-tools, ideas, trust your colleagues no politics. no bureaucracy. (These are ridiculous i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