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股票

俺是不懂股票的,也不相信自己运气好,所以从来也不敢入股市。
最近股市猛涨,于是全民皆股。还有一首歌来着。不到翻倍决不抛。呵呵。
俺住的小区是以老年人居多的。昨天,看到小区门口一个海报,依稀记得题目是"如何不会错失牛市下的收益机会"。几个基金和证券公司的人在做讲座,由曹河汀的居委会之类的机构主办的。
这个信号给我狠不祥的预感。
股市,涉及到复杂的估值计算,行情分析,这些,应该是年轻人在头脑敏捷,风险抵抗能力强得时候做得事情。而现在,证券交易所挤满了白发苍苍的老年人,连周末都不放过。这些街道的鸟单位,正事不做,还想着法把老年人的养老钱往里面圈,真tmd没良心。

我不相信股市,我只相信客观规律,而中国股市的表现,却是违背了一些客观规律。最明显的,是上市企业业绩表现。那些鸟企业,st很多年,不st的也死的差不多了。理论上,没可能性突然n多鸟企业,突然都咸鱼翻身,煮熟的鸭子又起飞的。这样的突变,唯一的可能是,积贫积弱之下,突然大崩盘,而不是逆风飞扬。历史上,这些企业所担负的任务,所做的事情,都是一丝不狗地从股市圈钱,供某些人挥霍,而不是切实地提高生产效率,改善社会福利。
从一些分析,我们可以看到,上市公司利用这轮上涨,通过交叉持股等方式,一方面,做高公司业绩,再次抬升股价,另外一个方面,也再次哄抬了市场其他企业的股价。

基金,我们认为是股市的一个衍生产品,如果股市不ok了,那么基金不可能ok。
另外的一个说法是,中国经济长线看好,奥运前不会有大跌。我觉得这两个命题或曰假设都不成立。
长线看好,取决于企业内部治理结构的改善,宏观环境的帮衬,创新精神的提高和一系列其他内外部条件的匹配。中国在相当长时间内以强行拉动内需和利用低劳动力成本扩大出口的经济增长模式,在遇到内需匮乏,货币升值和产业落后的情况下,是否和能够维持多久,都是未知数。
同时,投资过热引起的银行风险,也是一枚不小的炸弹。
奥运前不大跌,呵呵,这个是主观想象。我相信监管是不愿意看到大跌,也会采用一切可以的手段来在必要时候救市。问题是,1。上面的人老大这样想,不代表分堂堂主,香主们这样想。利益集团从来都不是只有一个。2。当风险的堤坝被相关利益集团抬高,顶起水平面的时候,崩堤似乎是唯一可能。丢几个麻袋堵缺口是不行的。索罗斯当年狙击过。我们不妨在这里留些想象空间。现在股指超过了企业的真实价值,必定是有一天要回归本源的。很多雪崩的触发点,往往只是一声轻轻的咳嗽。

另外一个问题是,股市房市的同时走高,而通涨系数维持在一个mild的水平,简直不可思议。是否真实,大家想想自己10块钱能在去年买几斤米,今年几斤就知道了。
当然,另外一个困惑是,房市股市同时水涨,那些钱都是从哪里来的?
经济规律再次失灵啊。
或许我们认为这个证实了另外一句老话"中国的特殊国情"。

Advertisements

About Mark Yan-Yangenesis

Marketer Mark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言语.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疯狂的股票

  1. jinlu says:

    精辟,一直关注你的space,学到不少东东,呵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