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7

集体智慧的反效率

渐渐发现,所谓集体的力量是强大的,是个条件语句。即,有时,集体的力量是强大的。 更多时候,集体讨论的结果,是从混乱走向更混乱,以集思广益始,以不知所云终。 每个部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方针和策略,结果,变成了大家各自按照自己的方向使力,结果就是合力为0。而集体讨论本来应该有的优化决策作用,越来越不明显,以至完全相反。 所以,leadership老关键的。

Posted in 言语 | 1 Comment

疯狂的股票

俺是不懂股票的,也不相信自己运气好,所以从来也不敢入股市。最近股市猛涨,于是全民皆股。还有一首歌来着。不到翻倍决不抛。呵呵。俺住的小区是以老年人居多的。昨天,看到小区门口一个海报,依稀记得题目是"如何不会错失牛市下的收益机会"。几个基金和证券公司的人在做讲座,由曹河汀的居委会之类的机构主办的。这个信号给我狠不祥的预感。股市,涉及到复杂的估值计算,行情分析,这些,应该是年轻人在头脑敏捷,风险抵抗能力强得时候做得事情。而现在,证券交易所挤满了白发苍苍的老年人,连周末都不放过。这些街道的鸟单位,正事不做,还想着法把老年人的养老钱往里面圈,真tmd没良心。 我不相信股市,我只相信客观规律,而中国股市的表现,却是违背了一些客观规律。最明显的,是上市企业业绩表现。那些鸟企业,st很多年,不st的也死的差不多了。理论上,没可能性突然n多鸟企业,突然都咸鱼翻身,煮熟的鸭子又起飞的。这样的突变,唯一的可能是,积贫积弱之下,突然大崩盘,而不是逆风飞扬。历史上,这些企业所担负的任务,所做的事情,都是一丝不狗地从股市圈钱,供某些人挥霍,而不是切实地提高生产效率,改善社会福利。从一些分析,我们可以看到,上市公司利用这轮上涨,通过交叉持股等方式,一方面,做高公司业绩,再次抬升股价,另外一个方面,也再次哄抬了市场其他企业的股价。 基金,我们认为是股市的一个衍生产品,如果股市不ok了,那么基金不可能ok。另外的一个说法是,中国经济长线看好,奥运前不会有大跌。我觉得这两个命题或曰假设都不成立。长线看好,取决于企业内部治理结构的改善,宏观环境的帮衬,创新精神的提高和一系列其他内外部条件的匹配。中国在相当长时间内以强行拉动内需和利用低劳动力成本扩大出口的经济增长模式,在遇到内需匮乏,货币升值和产业落后的情况下,是否和能够维持多久,都是未知数。 同时,投资过热引起的银行风险,也是一枚不小的炸弹。奥运前不大跌,呵呵,这个是主观想象。我相信监管是不愿意看到大跌,也会采用一切可以的手段来在必要时候救市。问题是,1。上面的人老大这样想,不代表分堂堂主,香主们这样想。利益集团从来都不是只有一个。2。当风险的堤坝被相关利益集团抬高,顶起水平面的时候,崩堤似乎是唯一可能。丢几个麻袋堵缺口是不行的。索罗斯当年狙击过。我们不妨在这里留些想象空间。现在股指超过了企业的真实价值,必定是有一天要回归本源的。很多雪崩的触发点,往往只是一声轻轻的咳嗽。 另外一个问题是,股市房市的同时走高,而通涨系数维持在一个mild的水平,简直不可思议。是否真实,大家想想自己10块钱能在去年买几斤米,今年几斤就知道了。当然,另外一个困惑是,房市股市同时水涨,那些钱都是从哪里来的?经济规律再次失灵啊。或许我们认为这个证实了另外一句老话"中国的特殊国情"。

Posted in 言语 | 1 Comment

情景模拟

我想,我有机会用这个模型了。 粗想起来,应该是有这样几个顺序做。 1。基于竞争的状况,可以假设一些可能的Pringle的策略方向; 2。对于每个策略方向,制定相应的应对策略; 3。汇总策略集合,形成行动方案。 另外一个方法是: 1。根据目前产品的状况,和竞争态势,确定可供发展的战略市场和机会; 2。制定每个市场机会下的策略; 3。汇总策略,形成最佳行动方案。 可以玩玩了。哈哈。

Posted in Branding & Marketing | Leave a comment

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

江湖传说,Pringles马上要开始新的功略了。呵呵,想起一句老话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 市场有一个玩家,总是不爽的。在复合薯片市场,目前的玩家比较有限。乐事算其一,pringle久不为市场,copico在二三线市场上动静颇大,但是需要时日来表现。 当市场只有一个独大的玩家的时候,竞争是不够充分的。创新能力会比较有限,因为人总是有惰性的,进而,消费者福利是比较受控的。往往我们可以看到,市场提供的产品和服务是不尽如人意的。当竞争起来时候,大家都会打个头破血流,这样,消费者有福利了。呵呵。 期待Pringles,期待它有好的表现,当然,当它表现的时候,也是我要给它重击的时候,哈哈,不管是否是global strategy还是localization,从哪来的,回哪里去吧。哈哈。 Marketor的对决~

Posted in Branding & Marketing | Leave a comment

细节是魔鬼

今天blogbus的人过来做presentation。不论内容如何,若干细节很让我感动。1. Jenny的小跟班,一口报出我们的口味数。呵呵,homework至少是做了的。2. Jenny语言很得体,反应很快。3. 对于blogbus的用户的blog地址,记的比较清楚。4. 操作失误时候轻声讲“sorry”非常有礼貌。5. very 准点,赞~。唉,俺是经常迟到的,坏毛病!当然也有些问题,比如:1. 对业务数据不是很熟悉,也许她们刚开始做blog industry。讲起来这一点俺也不好,最近还被老大的老大challenge来着, 很丢人。唉,什么时候俺能对那些sale data, consumer research data能够娴熟于心啊。2. 对于用户问题可以预先准备更好一些,当然,不怪他们。3. 貌似对于自己公司的作用信心不足。对于在商业合作角度如何让合作方受益这个问题,回答的底气不足。当然,这个可能是blogbus一贯的humble风格。Blogbus提供的一些数字,有些和我的直觉有些不吻合,我没有太challenge on那些data,有个概念就好了。我一向是从小地方看一个企业的,因为从value的角度,每个公司都是一样的,大家都知道以人为本,都知道公平待人,但是当你看到企业如何报销员工加班费用,如何安排位子,就知道到底做到了没有。Learning是:1.重视你现在的工作,哪怕不喜欢。但是也要对业务足够熟悉,能够handle问题。这是专业主义的要义之一;2.尊重。哪怕你再了解一个行业,也要让别人把话讲完。永远没所谓谁比谁一定高明,大家往往是在五十笑百步。3.时刻准备。多做预案,多做家庭作业。a ready mind is the base for confidence.对于blogbus的puzzle在于:1.真的有那么多比例的人用tag?或者这个是blogbus用户profile决定的?我不确定。Jenny给我的感觉是比例在50% above,我觉得满高的。当然,blogbus如果力推,也不是没可能。伴之的问题在于,tag suppose让blog更容易被search到,但是貌似blogbus上出名的blogger没多少哦。2. 一个hot的blogger的读者,大约在百名。这个数字偏少,感觉。不过,如果不是名人,是可以理解的。我自己的blog,从来不promote的,基本没人知道,每天都有那么10来个人看。横戈的只有几百?我怀疑。3. blogbus似乎没有寻找到好的创意和策略,来利用blog的力量,将口碑放大。以目前的几个case来看,表现数字不够鼓舞人心。当然,国内也没什么winning case。

Posted in 言语 | Leave a comment

移动收入的合法性

我曾经一度很困惑,经常会受到垃圾短信和wap钓鱼连接。什么帮人杀人,扁老师,抄作业,上车牌,下黄色电影等等。一直很奇怪,那些isp,wsp都是从哪里知道我的号码的。 我是一个资深的互联网使用者,自问上网都是很洁身自爱,不会乱泄漏手机号码的。那么这些短信的人怎么找到我的呢? 今天,我从《上海经理人》的一个介绍知道了。 这个叫聚君的鸟公司,在帮F1做无线推广时候,按客户需求的目标客户profile,从移动和联通拿到了一批符合该特征的手机号,然后群发。通过一系列比如免费回复短信的操作,慢慢锁定目标客户群。 问题来了。 对于聚君这样的鸟公司: 1.是否有天然的权利去群发短信?我的理解是,用户如果没有事先许可,不可以做这样的发送,因为这个是骚扰来着。就想是呢放了一个东西在我家里,也不管我喜欢不喜欢。 2.聚君通过A活动收集到的用户资料,是否可以在B活动中用。聚君似乎是有一种活动。它认为,采购A的用户,极大可能采用B产品,所以,对这些人发送关于B的活动信息。同样问题,我没有同意,你咋又发短信了呢? 聚君并不是问题的核心,核心在运营商。 1.谁赋予了运营商散发用户号码给别人的权利?用户付费,是享受网络使用的便利。所以,运营商收钱,天经地义。但是这个并没有让运营商乱散发用户资料,包括用户号码。 2.运营商长期以来一直在做用户数据挖掘,试图发现新的业务增值点,但是,这个部分,应该只限于将服务做的更好,收费模式更加合理,从而增加营收。而不是通过用户资料泄漏获利。 3.据说,服务提供商开设新的服务号时候,一次性会付费给运营商一笔钱买这个特服号。作为回报,运营商会免费发送一次短信给一定量的收集手机用户。Again,这个短信又是未经用户授权的。 4.既然运营商通过泄漏号码给第三方,并且从中获利,消费者收阅了短信,耗费了时间,是否也应该被付费。 5.还有的问题是分析的问题,我没看过运营商筛选的模型,但是,想见,基本上是以话费来判断的。但是,我花1000块月度话费就代表你可以发汽车广告给我?No,必须结合用户的其他行为综合分析,比如wap浏览内容关联等。 所以,现实的情况是,一个又一个服务提供商,为利所驱,不停地申请一个又一个特服号,然后开始一轮又一轮短信骚扰。 用户不胜其烦,运营商和服务商狼狈为奸,集腋成裘地攫取用户的金钱。其收入合法性,绝对是经不起推敲的。 分众也有类似问题。电梯空间的广告收益,是否应该被广大业主分享?你可是强迫我在看这个广告。貌似业主也未被知照和许可。

Posted in Computer/Internet/Mobile/Application | 1 Comment

中华小当家

刚刚在看中华小当家爱这个片子。很有意思,一个日本人,把渊源流长的中华饮食文化描绘的声色俱茂,让人垂涎三尺。 故事讲述天才厨师刘昂星,为了追求理想中的顶级厨艺,游历四方,发生了一系列有趣的事情。 这些中间发生的事情,非常有机的被美食这个核心元素连接起来。理想,热情,坚韧等等,无一不被淋漓尽致地展现。 中间美食的典故,非常引人入胜。 另外一点,关于美食的展示,非常有意思。按照我们的行话,就是flavor icon demo。 动画里面运用了非常多的视觉元素,山河大川,花鸟虫鱼,等等,色彩斑斓而且是动态地展示出美味。非常新颖,而且,具有创意。想象力可谓丰富。 薯片就面临这个问题。flavor展示得太好,用户预期会拔高,而产品有可能不能够delivery。flavor展示得不好,根本不会有trial。如何寻找到中间的度,是需要非常小心的。

Posted in 言语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