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知道什么叫百年树人了。

就是一百年的劳动收入,才可以上的起学的意思。难怪要计划生育~生多了,教育不起~

http://news.vnet.cn/2007news/20070115/100176.html

      2000年,我国公共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不仅没有达到4%的既定目标,反而低于1986年和1990年的水准。自2001年起,政
府将目标的实现推延到2005年,但2002年以来,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所占GDP比例分别是3.41%、3.28%、2.79%、2.82%,始终没有
根本性的突破。与之相对照的是,目前世界平均水平约为7%左右,其中发达国家达到了9%左右,经济欠发达的国家也达到了4.1%。

  近日,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发布《“十五”期间中国青年发展状况与“十一五”期间中国青年发展趋势研究报告》。该《报告》显示,“十五”期间,我
国政府公共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长期低于发展中国家上世纪80年代的平均水平(4%),形成了严重的教育缺欠。同时,这种缺欠又造成教育不公、家庭负
担过重等诸多社会问题。

  《报告》称,199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提出了“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重,在2000年达到
4%”,这个数字也被作为唯一的数字性指标写入《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并要求保证财政性教育经费增长幅度明显高于财政
经常性收入增长幅度。

  在实际执行中,十几年来,4%的目标一直没有达到。以1995年为例,财政性教育经费只占当年GDP的2.46%。1998年12月,教育部发布《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再次强调要按期实现4%的标准,但当年财政性教育经费所占比重仍只有2.64%。

  2000年,公共教育经费占GDP的比例不仅没有达到4%的既定目标,反而低于1986年和1990年的水准。自2001年起,政府将目标的实
现推延到2005年。2002年以来,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所占GDP比例分别是3.41%、3.28%、2.79%、2.82%,始终没有根本性的突破。
而目前世界平均水平约为7%左右,其中发达国家达到9%左右,经济欠发达的国家也达到4.1%。

  “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在《报告》执笔人之一方奕看来,我国教育经费虽然每年都在增加,但由于我国受教育人口多,造成人均教育经费在长期内难以满足需求。事实上,在国家投入最多的年份,人均教育经费也不到350元。

   
根据梳理,在各学级中,国家对大学的投入增加最快,但是由于学生数量的增速大大高于国家投入的增速,因此生均国家投入和社会投入已经连续几年削减。
1999年生均国家投入登上9743元的最高峰,随后3年便逐次减为9324元、8268元、7622元,平均每年削减7.9%。

  与此同时,居民个人对大学教育的投入却不断走高,每年的生均花费都要增加1000元以上。“时代发展到今天,与其他国家比,中国的教育开支仅是联合国规定标准的三分之一,列在全世界的倒数几位,比非洲穷国乌干达还低。”

  《报告》指出,对于教育经费投入不足的问题,政府很难有特别合理的解释。“我们今天教育投入上的短缺,恰恰是在我国GDP总量快速扩张、税收和财政收入高速增长的情况下发生的。再用‘我国经济不发达’、‘财力不足’等理由来解释已经难以说得过去了。”

  政府投入不足带来诸多恶果,最直接的就是家庭负担加重,影响了居民正常的生活。“大‘家’不管,只好小家担。”中国社会科学院2005年《教育
蓝皮书》的调查表示,子女教育费用在中国居民总消费中排在第一位,超过了养老和住房。在中国人民银行2004年第四季度关于“储蓄目的”的调查中,“攒教
育费”高居榜首。

  我国学生学费的增长速度远远快于国家财政投入的增长速度,也远远高于人们的收入增长速度。《报告》指出,大学学费在近20年的时间里上涨了约25倍,而同期城镇居民人均年收入只增长了4倍,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2.3倍,大学学费的涨幅几乎10倍于居民收入的增长。

  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标准学制为19年,一项调查表明,按2002年各学级的实际水平计算,将孩子培养到大学毕业共需投入130551元,其中:国家投入45078元,占34.5%;社会投入5689元,占4.4%;个人投入 79784元,占61.1%。

    教育经费的狂涨让城乡居民颇感压力,更让低收入人群不堪重负,教育作为社会调解器的作用被严重削弱。“对于底层居民来说,读书是改变青年人身份和命运的捷径,但由于走这条捷径成本太高,致使大量青少年中途退出。”方奕说。

  这种投资体制无疑形成了多方面的教育不公。《报告》写道,“最大的不平等首先显现在基础教育层面,很多农村学生在义务教育阶段就被淘汰出局,无
缘大学梦。”到高中阶段,这种淘汰的比例更高。高中阶段机会的不平等,与学习费用的高涨、农村地区高中稀少造成的机会短缺,以及小学和初中阶段教育质量的
低劣有关。高等教育中,招生过程中向城镇倾斜的惯性也是不可忽视的因素,由于高等教育机会是相对更为稀缺的资源,因此围绕这种资源的竞争更加激烈。

  研究人员在对北京某高校2003级429名学生的高考录取分数统计中发现,低阶层家庭子女的平均录取分数普遍高于高阶层的子女。平均分从高到低
依次为:农民、下岗人员、个体经营者、工人、职员、中高层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与他们的社会地位大致相反。平均分最低的是高级管理技术人员阶层子女,为
571.3分,比农民阶层子女的平均分610.1低38.8分,比下岗失业人员阶层低35分,比工人阶层低26.2分。

  国家教育科学“十五”规划课题——“我国高等教育公平问题的研究”结果表明,随着学历的增加,城乡之间的差距逐渐拉大。在城市,高中、中专、大专、本科、研究生学历人口的比例分别是农村的3.5倍、 16.5倍、55.5倍、281.55倍、323倍。

  与此研究相应,2005年11月10日~12月8日,21世纪教育科学研究院联合搜狐网站,在搜狐网的教育频道上进行了一次教育满意度问卷调
查。调查显示,公众对所列的教育公平、教育收费、教育过程、教育决策和参与制度、教育质量、教育选拔制度、教育效益和效能感等7类问题中,满意度最低的就
是教育公平,平均分仅为 36.38分。

Advertisements

About Mark Yan-Yangenesis

Marketer Mark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言语.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