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6

“大话”的大话

昔我往矣,年少轻狂过,无悔而无怨今我来也,其可名状乎?无知且无惧--再转贴的感怀~ “大话”的大话 “大话”的大话 下面这个短的文章是在企业作电影欣赏时受嘱赋文的产品,记得写作的时候,心态是暗暗的。现在看来,类似这样的心境屡屡在流水一样的日子里出现。难道是人老了么?                    “大话”的大话    其实按我的估计,当初在编剧写这样的本子,找周星星来拍的时候,大概是没有什么很深奥的想法,比如搞出一部象后来人讲的那样"探讨生命和爱情的意义"," 男孩到男人的成长的烦恼"之类的鸿"片"巨制。肯定有考虑过票房,但记得当时是蛮糟糕的,几乎就这样石沉大海,该完蛋了的.   直到突然有一天,一些人突然觉得,好象很好耶.有美女和野兽,金箍棒和盘丝洞,蜘蛛精和牛魔王.于是,咸鱼翻生.于是有了周星星的如日中天,也于是有了这样一篇换了一份"汉堡大餐"的所谓的影评.    看大话,在笑破肚肠的同时,总有一种淡淡的哀愁. 本来是"the one you love or the one loves you"的双项选择, 就算不是绝对"perfect",至少也可以安慰一下观众。可惜遇到了变化的世道,于是,最终,我们的至尊宝/孙悟空选择了金箍.从此,红尘不再有梦,天 崖路远中,多一个寂寞的行者.    织女, 孟姜,英台,白蛇,受生离,死别,爱断,情伤之苦,四大民间故事,全部是悲剧的收场.谁叫有这 世事无常,谁叫她们活在这世事无常的世上.悟空呢?他只想做一个荒山野岭的大当家的,他不该受这金箍之禁,取经之累,然而,从他现身的那一刻,这一切便已 注定,如同脚心的三颗痣,终归,是要长出来的,那金箍,也必将"加冕"于他的头上.    想想,至尊宝是平凡渺小的,他会刮掉胡子以博红颜青睐;至尊宝是卑微软弱的,他被美女打的满地乱爬;悟空是坚忍伟大的,他宁可戴上金箍来换苍生福祉,悟空是英勇顽强的,牛魔王被他打的满地乱爬.狗熊英雄,谁堪笑看!    最难忘,是威风八面中,心里隐隐约约闪烁着那亮晶晶的眼泪.    刹那芳华,你不可能预知命运的招手是吉是凶,就象是握在手里的沙,往往到漏光了你才发现.所以,当你臂弯有红袖添香, 身边有青衫把酒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珍惜.因为,你已经比许多许多的人幸福.似水流年,如花美眷,都是顶好顶好的.    所以,我建议你,在这个无心睡眠的长夜漫漫里,带着你的爱人和朋友,与我同温那一幕一幕的悲喜交集  2002.05原贴于WillFly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想到了囚徒困境博弈--深作/北野《东京圣战 BR》观后

貌似写于入学前。那时满有空得,好像。后来,北野又拍了“镇魂歌”,一样残酷的青春。 想到了囚徒困境博弈--深作/北野《东京圣战 BR》观后题记!   愤青兄真是一刀见肉一针见血,一下抓住我的小辫子。世上最难的并不是破坏一个旧世界,而是建设一个新世界。中国每每发现旧的房子是拆掉了,而预期中的新房 子似乎遥遥无期。我小时候就有这样的经历,把别人的积木破坏掉,然后累的满头大汗地从新搭,搭又搭不起来,于是挨骂。郁闷。这几天确实是看的多,动手的 少,非不愿,固不能而。  我和有雪,愤青,大碗,李昉,dage408,赖mm等又不在一个级别上,他们的等级分,俺就是坐f14都追不上。赖 mm写文章就象磕瓜子一样简单,嘎崩嘎崩的就看到文思象瓜子皮一样滔滔不绝,更妙的是磕出来的瓜子个个颗粒饱满,丰盈清脆可人,上面还雕了花,这花从不同 角度看还不一样,至少是4维的哦。dage写文章时一定身边有mm的,他一定一边跟mm温情款款,一边运指如飞,笔下自然是诗意流露,网上有评价说的好 “dage408,安慰mm有一套,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哦”。李昉君应该是先瞟一眼主题,然后抬头向天,思考一二,然后一气呵成,锦绣文章就这样蔚然如日 之方生,其道大光。大碗吗,想必是一边调试程序,一边在程序运行的间隙写上一段,所以文章逻辑很清楚,肯定他手边还有个笔记本,上书“某日又发现某人文章 bug若干”,愤青吗,是讲究快感的,肯定是坐在空调的房间,一边啃西瓜皮,听着“你不让我摇滚”,一边叫道“兀那贼斯鸟,又鸹噪些什么?”有雪君我是没 有亲见,但听说,他写文章时一定同时跟mm煲电话的,“冬季到上海来看雨吧”,白衣胜雪,电话那边传来嘤咛的声音,如同春天的万树花开,于是电话这边是满 怀的柔情在屏幕上蔓延,红粉无数。  俺就不行,文章写的慢,如同桌子下面那只蜗牛,臭且长,如同门前水沟,还每每不知自己想说什么,如同晚上睡觉时蚊子一个劲在我耳边嘟囔。上次赖mm随便一个宽带,就把俺给搞定了,吭哧吭哧地熬了一些字出来,自己都脸红。   无奈当时一时无聊开来这个论坛,现在悔之莫及,但总不能生了小孩不养大,始乱终弃,这样岂不辜负了帮主,大伙的关怀和时时眷顾的美意。我倒罢了,牵连了有 雪更不好了。所以冒昧地贴一篇上来,一则表明自己未敢懈怠,给个姿态:偶虽然是第三世界国家,可是偶一直在努力哦;二则也想和大家探讨一下,看看自己的思 路是否有问题。一时想不好放什么地方,只好放在这个本来是主要讨论观点的地方了。  最近论坛流行题记,上面就算是题记吧,顺便交代一下文章的来历,顺便戏说一下诸位网友。  知情者莫怪!无知者无畏并且无罪!   [center]想到了囚徒困境博弈        ----北野武《东京圣战 BR》观后[/center]1.梗概   也许北野武以前的作品唯美的成分太多了,所以我竟然没有注意到这部作品的不同。直到看完了才在脑海中回想起若干年前,当这部片子推出的时候,坊间的争议如潮。  《东京圣战》(Battale Royale 又名大逃杀)除了开头和结尾有限的一点时间以外,全片笼罩在一片酷烈的血腥之中,而且,这血,是年青人的血,于是格外让人痛心。   由于失业率居高不下,日本的中年人在社会上受到了年轻人的威胁,排挤和唾弃。教育部通过了一项BR法案。于是,一班毕业生,42人,被放逐到一个小岛上, 每人一套装备,包括武器,地图,食物和水等。只有3天时间,只有1个人可以活下来。为了这样唯一一个生存的指标,年轻人们互相展开了杀戮。小岛顿时成了人 间地狱。 2.情节与角色   面临血腥的任务,每个人看来必须以别人的血来换得自己的生存。于是人性开始崩溃。  影片对若干个人物用了特写。  衫树,一个少男,一直暗恋着琴舞,在一片腥风血雨中,历经磨难想找到她,去保护她,然而,当他最终找到琴舞时,琴舞向他射来了不信任的子弹。失去保护的琴舞旋即为光子所杀。衫树的死,实在令人痛惜。当生存的希望在两人的世界里露出一丝微光时,怀疑将它无情地摁灭。  光子是一个占有欲和嫉妒心极强的女子,所以杀起人来也很恐怖。先后好像有7~8个人,或利用信任,或以色诱,被她杀掉。表面看上去一个强健的角色,其实,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想的只不过是“我只是不想坐以待毙”,让人在痛恨之余又不免有些同情。   作为男一号的秋也,在他升中学的那一天,父亲自杀了,留下写满了“秋也加油”的长长的字条。在影片的进行中,心理经过了由懦弱,退缩,自我怀疑,否定到最 后的坚定的过程。先是挚友国信在他面前血淋淋地被杀而他无能为力,其后误杀了一个几乎已经疯狂的,乱砍人的同学,让他心理几近崩溃。后来是保护典子的责 任,一定要活下去的意念和父亲临终的“秋也加油”的心理暗示使他重新站了起来,勇敢地引开杀人狂魔,并最后迎来胜利的曙光。也许是作者的黑色幽默,给他安 排的武器竟然是煲盖,真不知道怎样用来杀人。所以观众的心情随着秋也的经历,在嗓子眼跌宕起伏起来。虽然明知道男一号死不得,但是看到其他人的武器,是猎 枪,手雷,弓弩等等,随时可以让主人公报销掉,观众不免会失去信心。秋也是这个黑暗的片子中的仅有的微弱的光,随时都可能灭掉,然而就是这微光给了观众看 下去的理由和期望,如同长长隧道中的指路的灯,指引人的前行。  典子的角色定位是一个柔软的青春期女子,和绝大多数的同龄女子并没有太多的不 同。与其说她在这样的残酷游戏中能活下来是一个奇迹,不如说这是她性格和意志的成功。在那样人人变得疯狂的时候,她坚定地相信她的朋友秋也,在秋也和他们 失散以后,她不惜身入“禁区”去找寻他,彼此的信心和信任在血花四溅中那么光芒万丈。同时,典子对于感化章吾也起到了微妙的作用。她和秋也的相互扶持使章 吾回想起在上次br中他和他的女友的患难与共,从而没有一上来就痛下杀手。  而章吾的形象,似乎不仅仅是一个游戏的参与者。某种程度上他更象一 个人生的智者和指引者,凝练了生活与生存的所有经验(“医生、厨师、渔夫的儿子”)。如果没有他的协助和保护,主人公是不可能逃离海岛的。当然,角色性格 本身有一个转换的过程,一个有些灰色的性格,受到感召然后逐渐走向光明,完成了带领主人公走出绝境的任务后,在天水相接的美丽景色中,带着对爱人笑容的理 解,静静死去,安排的有些突兀和莫名。  北野,在片中开始的地方,他是一个失败的教师,学生们“因为私人原因”不来上课,只有典子来了。后来他 成了孤岛上的杀人教练,飞刀杀掉爱讲话的女生,引爆国信身上的炸弹,面无表情或是满怀深情地读已经死亡的人的名单,还意犹未尽地评论“死亡的数目好像少了 哦,下面要加多禁区的数量”。片中几处细节或许能够给出他的一些背景信息。大腿上挨了国信一刀,暗示他的教学事业的失败;电话中抱怨的女儿,暗示他在家庭 中也不是很受欢迎。也许迟到的典子投向他怜悯的和关怀的目光,让他感受到来自年轻人的一丝温情,所以,他在雨中为典子送去了雨伞,在他倒下前的一刻,还慢 条斯理地把最后一块曲奇吃掉,我怀疑他是知道秋也和章吾他们的“诡计”的。作为日本成年人的缩影,北野在片中所散发的是一种微漠的悲哀,和一种无足重轻的 失落感。他只是这个杀人程序的一个执行者,生存与他,其实已经了无关系。所以在最后,他用假手枪诱发了秋也等的子弹,算是为杀人程序写下了end。 3.主题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我的考MBA岁月》–搞笑版

人老了,东西记不住了。还是把它贴过来,免得某天找不到,回忆录没得写,^_^ 《我的考MBA岁月》–搞笑版 前记    下面的一篇文章是备 考时有次感冒,于病榻中构思,用来解闷的。原文分成三个部分在mba.org发帖,大概是去年12月的产品。看的人多但回帖的人少,未免美中不足,也让我 腹诽和忿忿不平。让我当时很是郁闷。现在再看看,有会心的微笑,觉得过去真的就是过去了,不可再更改了。一笑之间,十年的光阴就这样少了。 《我的考mba岁月》   他的瞳孔骤然缩成了针尖一般,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线。他仍然站在那里,姿势与上一刻并无不同,耳朵里仍然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声音。但他感受到了,透过她黑黑的外套,传来一阵阵凛冽的杀气。一波又一波,潮水一样一浪又一浪地压过来。迫的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他 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着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本来他的情绪很好,他甚至在饭馆里点了一块卤牛肉以弥补体力的消耗。为了迎接这即将到来的与天下侠客的对决, 他已经准备了很久,拔剑,出剑,斗室里剑[1]光霍霍直到午夜已经很长时间了。那支剑,其貌不扬,短小精悍,大巧不工,大匠若拙,就藏在青衫下的衣袋中, 很久未尝出鞘。寻常的小猫小狗,一起手,他就可以看出他们招式中的破绽,根本不用出招。那剑,是用来痛饮仇人之血的,不是用来杀鸡宰鹅的。   他到这里本来是为了修行,剑道即是心道,风雨不惊只算略窥门径,飞花落叶夺人魂魄只是高手而已,并不是仙佛的境界,而不战屈人之兵,方是化境。 他剑法之快,当世无人匹敌,百晓生之后重修兵器谱的一知子曾说道:出剑之速,唯前辈飞剑客,和李寻欢可以抵挡。    为了追求剑道的最高境界,他曾远赴东海,听碧涛,舞巨阙,三年小成,剑起有潮动之声;再至岱岳,饮朝露,观旭日,岁半得道,剑影有金乌耀目;亦曾北上昆 岭,经日立雪,剑光有风雷之色;旋至巴蜀,于山路崎岖中得萦回,曲折,顿挫之法;观太行,雄岭骏逝,得起始,转合,续断之术.待得他从华山顶上一路放啸, 施施然地走下来的时候,已经很少出手了。但看过他山上练剑的前辈名宿唐失惊对金蝉法师说过:那一剑已经超脱了凡俗的境界,无影无形但天地为之变色,如苍生 披劫。   本来,在这沸反盈天的闹市中,只为养心明志,看剑倒在其次。本来,过往皆布衣辈,台上也多屠狗术。这武林大会也本是极为无聊的事。台 上,老太太使出了”阡陌剑法“[2],众人一片采声中,他以为只有他一个人看出了其中的七百二十六处破绽。然而,杀气好无来由地来了,从前面那个毫不起眼 的小小女子身上莫名地传来。从后面这个斜斜的角度,从她目光的闪动,他知道,她也至少看出了八百处破绽。他还看不出她的门派,那女子,身材中等,瓜子脸◎ ¥#%……¥……※%……×……×%……◎##!¥%)×(¥  陡然,满堂的人声鼎沸都静了下来,他的面前只有那个女子。而那女子显然也感受到身后传来的阵阵压力,但她没有回头,高手过招,生死往往只在毫厘之间。正当此时,台上老太又使出聚沙剑法。[3]   那女子眉尖一耸,而他立刻也明白了.那女子是要以这路剑法考较与他。他心神一凝,微一颔首,却发现那女子已经找到了200处错漏。他奋起直追,在第十七式上,大家终于不分伯仲。   台下掌声雷动,浑不知台下还有两个人在做着生死搏斗。老太收招了,做着四方偮。台下两人很清楚,这一局大家平手。 他对此很不满意,心中"铮錝"一下,竟有了惺惺相惜的念头。一转念,眼光再次扫过去,不待那女子同意,一路”争座帖“剑意洒过去, ——-”小姐绝代佳人,遗世独立,奈何入凡世,争这浮名?“ 目光急如流星,沿任督二脉点下去. 她还了一路"少年游".——"我欲纵览天下,一时路过" ”兰亭序“剑法 ——-”幸会幸会“ ”相见欢“剑法 ——-”彼此彼此“ 一千四百七十剑下来,剑剑落入空门。他心下鄂然,争胜之心大起。剑眉一扬,剑势一转。 ”君不见长江之水天上来。。。“ 浩浩荡荡,奔流直下。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山川如兽,充塞天地,不流空隙。挡的好. ”彼雄风也,起于青萍之末。。。“风吹大地,雁渡寒潭了无痕迹。 ”天似穹庐,笼罩四野…"天意苍茫不可违,万物有道,皆在天地中.拦的妙. "男儿何不带吴钩…","士不可以不弘毅…","神州北望…’三路剑法并作一路,七荡七决,碧血千里而后快. 那女子反应极快,"偷得浮生半日闲…","小园香径独徘徊…","从此君王不早朝…",一一对仗工整; 三技未果,他心里却有些见猎心喜,不由使出一招得意的剑式 “越道愈矩”——-我看破苍生六道,一切法皆无法,我无法无天。   那女子见剑意更密,秀眉一嗔, “林欲静而风不止”温和平正.不疾不徐.   见她不再坚持,他倒不好意思起来.那女子才思,剑法,造意均不是凡间曲,令他有了高山流水之意.    适逢此时,台上老太以一套"明月几时有"开始一套"天下明月,三分江南"剑法[4].他心念甫动,她立有感应.是对决的时候了.于是,双方各自积蓄内力, 气流在衣衫下滚动奔行发出烈烈风声.以"满招损"大法气走小周天,劲力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运行全身,以"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神功由天灵到 地府,再以"流水不腐"法子从地府至天灵,"天下英雄谁敌手"存意于心,"问天下头颅有几"布力于外,他祭出首次使用的不传之密兼必杀技"目-无-全-牛 "大法[5].胸中内劲鼓荡,吐出"31/3"[6].剑意在那女子咽喉1/1000000000cm处停下来,凝而不发,他终于胜了那么一点点.从她呼 吸,气息和剑法走向可以看出,她准备发出"不积硅步,无以千里"法子[7]."那样会比较慢一点点"他好整以暇地说.收回剑意,高深莫测地笑容出现在苍老 的脸上,那是一种将军锈甲,少年白头的落寞神情,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的寂静胸怀.   这时,那女子毫不为意,竟然/反而春波乍起,樱唇微 启,浅浅一笑.“这笑太过突然”,这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杀气,然而这次是毫无原由的,却如月华大地,无迹可寻.台上老太开始使愚公移山剑法[8].正犹豫 间,耳边听到滴滴轻响,然后是一声暴喝"4265"[9].接着身体如万箭穿心,他不可置信地向下看,血,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血从他胸膛流出.直到这 刻,他才注意到她身边的那个平平常常的黑衣男子,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四方盒子,仿佛可以折叠,上面有方块状的突起.滴滴的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来的.他突然 想起一个故老相传的故事.一个关于杀手集团的故事。 (作者建议:为使行文有妙趣,大家可以在这里休息一下,想象后面的情节,然后再和标准答案核对一下,呵呵呵这样比较有看头。) "一笑倾人城?" 点头,无语.微翘的下巴像是一次美丽的失足.而他,身陷其中. 他遇到的是号称"艳杀"的杀手之王,万千英雄竟折腰的王中之王. 他身体猛然拔起10丈,一鹤冲天,一式"煮豆燃豆萁",极尽孤愤. "因为只能有一个第一,"那男人说,"to be or not to be, that’s the question" [10] 他眼前突然浮现一串又一串的久违的记忆:多年前,练"吞食天地"时,盟友全部死翘翘,他扮的刘宣德看着清算的现金本和遣散的士兵簿,抚剑长叹"王图霸业顿 成空";"心跳回忆"时被mms搞的魂不守舍,最终功败垂成,大唱"懦夫之歌";还有"diablo ii"在他尸体前的狰狑狂笑.还有 "system error , u must reinstall the operation system"时偏巧自己的cad图忘乐备份.种种痛 苦齐聚.   他眼光冷冷扫向那黑色方盒,他实在不相信这世上还有比他的剑意还快的. "哼哼,这是加强型56lh名人牌掌上电脑,本来是背单词用的,但它也可以做计算器用.本来我比你慢那末一点点,但有了它,我就比你快那末一点点" "xxx"他昏倒.旋即站起来"都wto了,还用这个?" "不对啊,中了我的招,他的生命力值应当下降到2.3点,内力下降到0,精力只会剩下2点,武将技应该也没有的啊,怎么他的身手还这么好?给我个理由先"黑衣人讲道。 "呵呵,我用的是蓝天六必治,牙好,胃口就好,身体倍棒,吃饭吗香.现在是刀枪不入" "xxx.昏倒" 他再次一笑,唰的一声从身后取出一样东西.光芒大盛,令人不敢逼视. "什么东东" "哼哼,你有计算器,俺有当当当" "当当当?" "当当当就是–only u , 可以为我找到习题, only u 可以让我找到高手,only u 可以告诉我无数小道消息,only u 可以伴我到天明.让皇色网站和社青游戏,无处逃避.公安局没办法,居委会无法施…" "到底是什么冬冬" "p4电脑,高速接入胡联网" 倒! "look,这又是什么?" "葵花宝典?" "回答错误,扣10分,这是秋季emba真题,女生免费拷贝,男生免开尊口" 闻名天下的杀手集团就是这样伴随这wto的大门的开放烟消云散了.  @@@@@@@@@@@@@@@@@@@ 注: [1]是俺路边店买的劣质园珠笔,10元9支,外加18支笔心,后来俺死皮赖脸地用其中10支换了3支水笔笔心,伴我一路至此; [2]是老太太在讲行列式的题目; [3]是道积分题目; [4]一道概率的题; [5]我的得意之作,就是不求分布直接求期望的做法,也即在缩小后的样本空间研究和分步再组合的方法,做题巨快; [6,9]是老太太接联讲的两道题的答案,后一道除了死算只能死算,所以一个同志用起计算器. [7]是传统的做法,先求分布,再求期望,比较慢; [8]就是那道蠢蠢的硬算的题目; [10]里面的是游戏的名字,或游戏失败,或死机时的情况.  @@@@@@@@@@@@@@@@@@@@@  背景: 某 日上课,遇到一个做题非常快的mm,然后大家就边讨论老师方法的不足之处,边聊天.虽然大家都是客客气气,但心中恐怕都有竞争的念头,所以只要老师写题 目,大家少不了较量一番.既想牛刀鸡刀什么的小试一下,又怕对手级别太高,自己搞不定反而影响考试情绪。呵呵,心态之微妙,挺逗的. 昨天晚上本来是要写一篇议论文练练笔的,实在没有情绪,就写了上面的文字,记录一下.涂鸦搏大家一笑.   后记 [center]意外的情节[/center]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